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吧-经典好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在线阅读:孤独的人都会有一片失落沙洲

孤独的人都会有一片失落沙洲

2018-10-10 20:28:22 作者:小鱼儿 来源: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吧 阅读:载入中…

  1.文长,连载无耻。我这拖延癌都手写大几千了,又活活敲了一天的字(泪目)还不一口气Po完,最主要啊,还不是怕你们熬大夜,闭嘴看就是了。

  2.肉感,哟(挑眉),听硬哥说 我文若非黄非痞 你们这浏览量 就上不来啊?啧啧,大家都是成年人理智一点好咩(微笑

亚虎娱乐手机网页版_孤独的人都会有一片失落沙洲

  “你想要,就跟人家说嘛!”(嘤嘤嘤)

  ——举报是狗。(认真

  3.开始听的歌是《绝对占有,相对自由

  “撕碎你然后像风握在我手里,泡在福尔马林盯着你意淫,下半生的每个夜里。”

  后来是《莉莉安》,《傲寒》

  “A-ha,我们结婚~(哈哈哈哈无限循环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嗯。

  4.一朵笔名不定的美少女)哭着说:

  (磕头,咚!)本少女真的不会起一,切,名,字(ಥ_ಥ)

  Vc是我右手边的泡腾片,维币(Vb)是我左手的药名……不是兄妹啊!

  如果你有心,也帮我想个笔名吧,后台私信宝贝儿(撩大腿

  所以 忘掉名字吧,我讲个故事与你知。若你觉得似曾相识,那定是场好梦,不要太早醒来。

  『一』

  Vc听见耳里灌满尖锐蝉鸣,持续稳定,开始陷入不自觉的循环麻木里。

  头顶上的日影变换厚重的云朵缓慢挪移。

  她醒来,抬眼望着天空轨迹一无所有

  盛夏的午时,Vc穿着水洗牛仔背带裙,配着妈妈喜欢的白衬衫站在医院大楼前。

  暗红色楼体覆满了浓密疯狂的爬山虎,深绿色的一整面高墙,蔓延至看不见的另一边。

  像投笼下的一幢乌云高傲冷漠地回望着渺小的Vc。

  她走向楼口,把脸凑近仔细观察着一朵爬山虎的叶片

  风吹起叶梢,苍绿色的墨盘像无意间被甩入了水滴,微微颤动。

  Vc瞪大了眼睛,看清了它们藏起的触脚:褐色的小吸盘,纤细的连接枝。

  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拉扯它们,很紧很韧。

  “没办法啊……”Vc想。她指间用力,非要勉强。她想让它们不快乐,想强迫、违背、毁灭它们。

  虽然她也担心,这样它们会不会感到疼痛

  “嘣—”扯断了一只脚的叶片颤抖的更厉害了,仿佛要挣脱当下的困境

  窗内有人喊Vc的名字,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楼道出来,牵起她的手:

  “小姑娘不要乱跑,陌生人危险哦。”

  Vc想,你不就是个危险的陌生人,还要抽我的血。

  他们走进阴暗的楼道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四处扩散。

  身后的光亮渐远,悬在风里的那片爬山虎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二』

  Vc听话地挽起袖子,露出瘦小泛黄胳膊,没有血管

  戴口罩护士用止血带狠命地勒上她的大臂,取出酒精和棉签。

  “快躲起来呀!”Vc在心里对胳膊上的血管们喊:“千万别要被找到啊,不然就要挨针了。跑到身体外面吧,快跑。”

  护士熟练地拍弹了两下肌肤,浮出一根微青的小血管。

  “扎几下?”Vc问坐在一旁的妈妈。

  “一下。”护士说,Vc等着妈妈的回答

  “三下。”妈妈温柔地说,“她问的不是次数,是一针下去停留的时间。”

  Vc坐正,遇上护士惊奇目光

  她忽然后悔当初应该哭闹着拒绝这次抽血。Vc没见过这么粗的玻璃针管和清晰可见的针口的针头。

  还没反应过来,冰凉的针头就倒栽进皮肤里,有点疼。

  一、二、三。

  Vc在心里默数,她看见自己暗红色的血被抽进粗大的针管里。大约半管子后,护士才慢悠悠地拔了针。

  被骗了。Vc含着泪摁紧针眼。

  医护人员叮叮当当地收拾器具,妈妈和律师告别,Vc被带走。她透过大人们的交互间看见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男人站在窗前,一大片爬山虎投在他的阴影里。

  Vc刚看见他也在同样的地方被抽了半管血,他始终面无表情地扫视着一切。Vc想起方才被自己扯断脚的爬山虎,大概也是这般疼痛。

  妈妈搂着她的肩离开,那个站在阴影里面无表情的男人的画面,此后就一直留在了Vc的记忆里。

  她清晰地记得蝉鸣酷热的盛夏,记得爬山虎的触脚,记得亲子鉴定抽血针管的规格

  不记得爸爸样子了,Vc面无表情地想。

  『三』

  梦里转身离开的一瞬间,Vc醒过来。

  是夜,周围一片漆黑。维币粗重的喘息从背后传来,他睡得安稳

  再相爱的彼此,梦境都是相互独立的。互不干涉,互不了解

  任何能说出口的私密最后都成了谎言。比如暗恋回忆付出悔恨。过去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杜撰,真实是不存在的。

  Vc在黑暗中听了一会维币的气息,撑起身从他怀里离开。

  她光脚走到客厅月光透弥进来,茶几上堆着灰暗浓浅不一的水果,狭细的水果刀微亮。

  她拿起刀的时候,忽然失去知觉。不知是谁,不知做何。

  于是强迫自己又拿起一颗苹果,才觉放松下来。

  坐在马桶上的Vc,边尿边削着苹果皮

  果皮长长短短、断断续续地掉在大腿上,星星点点的冰凉。

  她没有拿开掉落的果皮,自顾地削着。

  “会不会割伤手?”Vc想起老有人说,站在高处时总觉得自己会摔下去;呆在海边会担心被浪潮卷走;用锐器会切伤自己;考试作弊会被揭穿;出轨会被当场抓住之类的言论

  而Vc笃信,相爱的人一定会分开,迟早而已。

  守下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永恒

  尖锐的细痛传来,Vc才看见拇指被割开了一条口子鲜血亟不可待地涌出,滴在纯白的内裤上,格外刺眼

  直到Vc摸黑拉掉了柜子里的东西,才惊醒了维币。

  “找什么呢?”维币睡眼惺忪地开了灯问。

  “手破了,要创可贴。”Vc紧摁着左手拇指。

  维币仔细替她贴好,“不要削皮,营养都在里面啊傻瓜。这些水果都洗干净了,可以直接吃。”

  Vc盯着他的眼睛:“洗干净了吗?”维币勾起嘴角笑:“当然啊。”

  像窗外的夜色那样浓郁的黑,斑驳进的星光映在他的瞳孔里。

  是可信赖的吧?

  Vc想起前男友大K,他一直坚持去掉所有水果肮脏的外皮再吃。他总觉得别人洗不干净,连自己也信不过,干脆去皮。

  Vc用嘴含住指关节上的残留血迹,对维币挑逗地笑。

  “我内裤脏了,你帮我换了吧。”她翘起双腿对维币歪了一下头。

  维币跪在地上手伸进Vc的睡裙里,慢慢褪下。

  Vc看见它落在维币的大手里,被丢在一旁。维币俯身凑近Vc的双腿之间,用力呼吸着沾染苹果皮后的清香

  他忍不住一路闻上去,印着轻柔湿热的吻。Vc的手指细流,潜进维币粗硬的发间。

  她像猫一样缓慢舒展,又紧握。

  Vc控制不住地挺身送前,被维币揽进发烫的怀里。

  维币抱着Vc像抱着女儿。她的双腿缠在自己腰间,胳膊环住颈部嗓子里发出慵懒喜悦声。

  她被轻轻放在床上,维币关灯的瞬间,像潮水般席卷而来,覆没她的了一切。

  Vc闭上眼睛,忘掉了苹果;忘掉了伤口;忘掉了医院也忘掉了爬山虎。

  维币的有力的起伏将周围的空气搅动,耳边是熟稔的喘吸。

  沉浸其中她觉得无比安心,自己正被一点点填满,不再觉得孤单

  想到这里,Vc快乐地颤抖起来,她张开嘴,像过耳微风深深呻吟,一下又一下。

  维币咬着她的耳朵,用喷薄的气息紧紧唤她的名字。Vc的双臂缠绕着他汗涔涔的脖颈,用力箍进胸口

  然后她感到一股热流由点及面的迅速扩散开来,接着两人便陷入同一场平静里。

  黑暗中的心跳声鼓破耳膜,汗凉在彼此身上,还有一点点苹果味。

  『四』

  Vc闻着油饼的香味儿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慢慢回神。维币在厨房牛奶

  “叮—”的一声,Vc的心尖痒起来。她光着身子跑到维币身边,张嘴要吃的。长发微动,像狗尾巴在晃。

  维币脱下宽松的棉麻衬衫裹住她丰腴饱满的胴体,低头吻了吻她的锁骨。

  Vc坐在厨台上晃着腿,想象爱人在此做爱的样子。

  大K曾说:一定要在厨房、浴室阳台、客厅洒满他们爱的痕迹,白天黑夜,随时随地。

  现在这些地方都有了,人没了。Vc轻声笑,放下杯子

  下午的时候,两人逛超市。Vc突然从后面抱住了维币:

  “老公!我硬了。”她低吼一声,途径泡面促销小妹惊掉了手中的托盘。

  维币问:“哪儿呢哪儿呢?”

  她又抱紧了些,追问:“现在呢?”

  维币推着车子继续往前散漫地走,Vc则像个树袋熊挂在他背上。

  “不对啊……”她沮丧地喃喃,“难道我魅力不够?”松开了手臂

  维币一个回身将她拉进怀里。

  “啊……”Vc“咯咯—”地笑出声。维币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她的长发里,害羞地问:

  “要豌豆吗?”

  Vc从他身旁拿起一盒青翠的豌豆扔进购物车,淘气地用身体蹭过维币。

  结账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豌豆了,因为大K不爱吃这个。

  很少在傍晚下雨,却又偏偏没带伞。

  维币两手拎满东西,胳膊上挂着Vc。她咬着吸管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

  有个中年男人一手袋子,一手牵着穿红裙的小女孩。她一脸满足地舔着手中的冰淇淋

  小手举得高高的,任由男人引领她向前走,不担心天黑也不怕淋雨。

  Vc想起奶奶小时候大院和朋友一起玩,闷热酷暑里大家散去买冰棍吃,她留在原地。妈妈不让她贪凉,也没有给过她零花钱

  奶奶说:“乖孙女,跟我回家吧,我给你买雪糕,你妈妈养不好你的。”

  她怯怯地瞟着眼前这个富态的老人一言不发地拼命摇头。

  “蠢丫头,没福气。”奶奶叹着气说。最后Vc还是得到了一支奶油雪糕。

  刚一回头撞见约会回来的妈妈,Vc着急地咬下一大口,使劲儿肚子里吞。虽然还是被妈妈一顿暴打,但她只记得最后那口雪糕有多冰多疼,噎得她快要呕出来,但是不能吐,说不定这是她今夏的最后一根雪糕。

  在抓住任何机会行为上,Vc极端的像头不顾一切鬣狗,前提是她想要。

  “变老了啊,眼袋都快掉到嘴巴了。”Vc眯着眼睛想,“是这样笑没错。”

  她看见男人望着小女孩温柔的眉眼,这副表情替换了她脑中长期盘踞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两人走远,维币转头问她在看什么。

  “我爸。”Vc仰起脸天真的笑。

  “是吗?”

  “肯定啊,因为他笑起来和我一样。”维币低头亲吻她的鼻尖,“我们回家吧。”

  『五』

  [我已经完全想不起他的脸了。]

  Vc在电脑上敲下这句话后,她瞪着窗外无云的碧空。先是中年男人和善的笑靥,然后是大K桀骜的眼神。

  她顺势翻了个白眼,又把这句话删掉了。

  对话框蹦出维币的信息:

  “加班啊,求媳妇儿恩准ORZ…”-Vb

  Vc嗤嗤地笑,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想了想又补了句:

  “弄完快点回来,今天停电。存电不足我就要消失回美少女星球啦!╭(╯^╰)╮”-美少女

  “天涯海角也接你回家,爱你,亲亲小熊(胸)(づ ̄3 ̄)づ╭❤~”-Vb

  夏天就要过去了,早晚总会不经意的凉起来。

  单身的人才最是知冷知热,因为身边没人替你添衣纳凉,倒是被爱的都有恃无恐。

  以身体做筹码,测相爱一场的祸福深浅。

  如若不然呢?除了爱,你们还有什么?

  什么都会变的吧,爱也是。

  挂在阳台上的衬衫,被暮色染红,轻薄地飘荡在空气中。

  Vc一直觉得和大K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自己也像这件轻飘飘的衬衫般摇摆不定。

  无足的候鸟、断线的风筝、天边的云絮和水里的掠影。

  就是那种吞噬一切的不安全感,让她不断想起小时候的恐惧。

  在Vc的童年里,永远跑着一列绿皮火车。浑厚的轰鸣,逼仄的硬座空间,车厢两头不时传来刺鼻的尿骚。

  天色一直很黄,雾蒙蒙的光从肮脏模糊的玻璃透进来,落在妈妈疲倦的脸上,始终一片蜡黄。

  Vc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半睡的妈妈,细纹和花斑似钝刺扎在她心里。

  “要是她知道因拖累而苍老的容颜,会怨恨的吧?”Vc回头看了看列车接缝处,东倒西歪打着瞌睡的无座民工,她想到自己会被丢弃其中,沦为其中,忽然涌出绝望的泪。

  她希望妈妈永远不要醒来,又希望这列车能永远地开下去。

  不能漂泊,否则就无法停止。世间万物都会相遇,都要彼此依附着落。

  空气被吸入体内,温度被肉体感知,爱也要被置放与呵护。

  刚开始Vc告诉大K,没关系,俩人有爱就够了。后来才发现自己傻逼了。

  两人是要先有爱才可以,才会有之后的一切,可不能真的什么都没有,那这爱怎么办?

  争吵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不过爱也没有了。

  Vc带着一颗破碎且不知所措的心在清晨离开了熟睡大K。她恨大K,恨得五脏六腑都绞痛,走在路上旁若无人的大哭起来。

  她希望大K明天就患前列癌,后天就去死。

  但今天还能再抱抱难过得不行的她。

  遇见维币的时候,Vc问:“你都有什么啊?”

  维币掰着手使劲想:

  以前有过一只猫,跑丢了;一台游戏机吗,坏掉了;一些朋友,疏远了;一箱酒不知放过期了没有……

  Vc看他认真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那你现在有了我,有我还不够吗?”

  维币咧嘴乐了:对对对,够够够。

  Vc又不乐意了:“够个屁!我还要厨房、浴缸、一张大床和阳台,客厅的沙发前要摆60厘米的茶几。我们需要一个家啊,不然怎么给你做饭、洗衣、啪啪啪啊?”

  维币看着眼前不停抱怨的Vc,浑身散发着奶香的粉色泡泡。他没说话,温柔地搂住Vc,深深呼吸,胸腔充满家的味道:

  “好,我记住了。”

  『六』

  Vc听见厨房有小声的响动,她知道是维币加班回来又饿了。跟他说了无数次:

  “男人也要有节制,饿了就吃,总是没好处的。”

  维币一脸天真的问:“是对宵夜,还是你?”

  Vc娇嗔的红着脸瞪他一眼,翻身骑了上去。

  维币钻进被子,从身后搂住她,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Vc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第73次和自己确认:这是在家,我们的床上,这怀抱是属于我的。

  晚安,晚安啊。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转过身把脸埋进了维币的胸膛。

  一夜无梦,立秋。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