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吧-经典好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在线阅读:父凭子贵

父凭子贵

2018-09-14 06:36:02 作者:宋劲 来源: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吧 阅读:载入中…

亚虎娱乐手机网页版_父凭子贵

  父凭子贵(2662字)

  文/宋劲

  阿劲与阿丽是在开支方面“AA制”的同居伴侣,他们相伴十多年了。最近两人却渐行渐远,那都是因为阿丽越来越有钱,越扮越年轻;阿劲越来越少钱,越来越苟且惹的。

  照这样发展下去,我是要移民的。一天阿丽对阿劲说。

  你移民了,我咋办?阿劲搔搔头,一脸茫然

  哪个知道?鬼叫你穷!阿丽对其嗤之以鼻,一脸不屑。这时,他们请的定期帮搞卫生的钟点工阿芳上门服务来了。阿劲趁机避闪到自己房里写微篇小说去了,留阿丽在那应付她。

  客厅里,阿丽突然问阿芳,你有男朋友了吗?

  哈哈,丽姐咋突然问我这个?难不成你想为我做媒?阿芳脸上飞起一片红霞。

  这你甭管,你只回答我有,还是没有?自从阿丽钱多后,说话口气明显比以前强势多了。

  阿芳羞答答的样子,以前是有过,现在暂时还没有。说完,她拿了一块抹布来洗。

  之前那个男的干嘛不要你呢?

  他了解到我只是收废品的一对老夫妻捡回的孤儿后,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于是就和我分了手。阿芳转头擦桌子去了。

  阿丽听完,若有所思,她走进阿劲房内并掩上门,然后压低声音说,你刚才不是说我移民了你咋办吗?我看你跟阿芳就挺般配的。阿劲瞪大眼睛看着她,觉得她突然变得很陌生。既然阿丽都说到这份上了,说明她对自己的爱情早已荡然无存。顿时,他对她的感觉变得是无爱无恨、无欲无求、无牵无挂、心境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我也觉得她更适合我,就不知道人家对我有没有那意思!阿劲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反正她还不知道我们的过去,我就跟她说你是我的一个表哥。阿丽开心地笑了!

  阿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见阿劲那样子,阿丽出了他房间,来到正在认真做着厨房卫生的阿芳身旁,然后贴着她的耳朵在窃窃私语,阿芳却一直在微笑……

  阿劲在房里,不用回头也知道阿丽在跟阿芳说什么。此刻的他心如打破调味瓶,五味杂陈。唉!谁叫自己穷,若能得到阿芳青睐不错了。

  不久,阿丽果然移民澳大利亚,从此音讯杳无。而阿劲和阿芳却开始了一段认认真真的恋情。也许门当户对,也许同病相怜,也许失去过才更懂得珍惜,也许……

  很快,他们就有了爱情结晶儿子取名宋小松。他们惨淡经营一家小吃店,过着平凡生活,走过了粗茶淡饭,百事哀愁风雨飘摇的五年。

  五年间,阿芳的养父养母先后过世。养母弥留之际拉着阿芳的手紧紧不放,阿芳,娘对不起你!其实你亲生母亲十年前就来找过你,说他们如今移民到澳大利亚,在那里生活得很好,只可惜你的弟弟无福消受,过早离开人世。她那次来是想把你接走。可我太自私了,坚决不让她见到你,并把她骂走了。如今想起来,是我们害了你啊!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受苦受难。说完,养母竞然像小孩子一样嘤嘤哭了。

  阿芳抱着养母,带着哭腔说,娘,您是我亲娘!怎么会害我呢!我一点也不会怪您,能做您女儿是我的福气啊!听了阿芳的话,养母才破啼为笑。最后,她是带着笑容,紧握着阿芳的手离开人世的。当时阿劲就站在她们旁边,黯然神伤,几度哽咽。

  当阿芳起来掰开养母的手时,发觉她手腕窝里有张小纸条,展开它一看,竞然写着澳大利亚那边的电话号码。阿芳知道那一定是生母的电话。她不假思索就把小纸条撕了,并随手扔进垃圾桶

  此后,日子就这样晃晃悠悠过着。好在儿子小松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阿劲业余还写他的微篇,听他说澳大利亚有一家刊物经常采纳他的来稿,并经常给他寄大笔稿费。儿子的学费从此也有了保障高中毕业还考上了澳大利亚皇家理工大学。儿子完成学业后竞拿到了那边的“绿卡”。不久,小松还为父母申请了“依亲移民”。

  阿芳到了澳大利亚,简直不敢相信,儿子年纪轻轻竞然拥有了一套别墅。儿子,你不会是中奖了吧!阿芳又吃惊,又高兴

  哈哈!这事和中奖差不多。来到这不久就遇到了我生命中贵人。当时我在学校时想找兼职,这事好像还提前跟你们说起过,后来,发了一些我的个人简介联系方式。不久,就有一对华人老夫妻请我做家政。也许做得好,也许常陪他们聊天,也许我的样子和他们年轻时有点像。于是他们就说要认我做他们的孙子,这套别墅就是他们无偿赠给我的。站在一旁的阿劲始终没出声,好像儿子的境遇是他一手导演的一样。

  阿芳大惊小怪,这,这怎么可能?在国内,我可从来没有碰到过那么好的好心人。周末我们就去拜访他们,儿啊,做人要懂得感恩啊!小松点点头!阿劲只淡淡附和,是的,要去看看他们。

  周末,阿劲一家三口来到儿子所说的贵人的豪华别墅前。小松上前按了一下门铃,只见一个中年妇女闻声后急匆匆穿过宽敞美丽花园来替他们开门。

  小少爷,您回来了。这两位是?中年妇女一抬头,她和阿芳,阿劲都愣住了。原来那中年妇女正是阿丽,只是眼角多了一些鱼尾纹,脸色也暗了许多。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位是丽姨,是我走后,贵人家另外再请过的保洁阿姨。小松为他们做了一一介绍。

  丽姨是你爸的表妹,你应该叫她表姨才对。阿芳急忙更正。呵呵,这么巧?小松看着爸爸。阿劲点点头应道,你妈说的没错。阿丽看了看阿劲,显得很不好意思,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她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马上钻进去。

  你们都跟我来吧,老爷老太太都在里面呢。这场面尴尬了些,可这时候,带路引见是阿丽的份内工作。当老爷和老太太见了阿芳,欣喜热泪盈眶。两人一人握着她一只手,老太太颤魏魏地说,这些年,苦了你呀!阿芳发现自已的相貌简直就是这两个老人结合体。正疑惑着呢!老爷忙解释道,她的意思是说你把我们的干孙子养大成人容易啊!……

  阿劲虽然和两位老人没说上几句,可他和他们好像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这让细心的阿丽觉得很奇怪

  他们三口之家走了后,阿丽半开玩笑地对老太太说,您和他们素味平生,为什么对他们有如此深厚情谊,我也是从那边过来的,为何对我却没那感觉呢?

  你这个傻女人,难道你看不出阿芳和我俩夫妻长得特别像吗?老太太笑得很有深意

  难道?……阿丽睁大了眼。

  嗯!你想的没错,阿芳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在她很小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送给了国内另一对没生养的夫妻收养。

  既然如此,为何刚才不相认呢?阿丽觉得更奇怪了。

  自她懂事后,一直都很拒绝我们,不想与我们联系。唉!也难怪她,都是我们不好啊!说到这,老太太似有泪光闪烁。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小松就是她儿子,并找到他的呢?阿丽不分场合,没大没小地问道。

  这你就不用问了。老太太示意阿丽抽张纸巾出来给她。

  好吧!我不问了。阿丽把纸巾递上后,还是管不住自已的嘴,您和我的观念一直相仿。那个阿劲我是了解的,他就是个穷小子,如今他根本配不上你女儿了,何不劝他们分手

  你傻啊!小松是他儿子,也是我们唯一的外孙,以后是要继承我们家产的人。你说阿劲能穷去哪?

  其实,移民已用去了阿丽所有积蓄。她一个人到了澳大利亚后变得穷苦潦倒,高物价再加上暂时失业,想在这再找个男友比登天还难。寂寞难耐的阿丽说那些话其实是想把阿劲拉回自己身边,如今听老太太那么一说,感到彻底没了希望

  阿芳回到家,越想越不对劲,她对阿劲说,我觉得他们就是我在澳大利亚的生父生母。

  嗯,有可能,可你一直没跟他们联系,在黄金海岸上,在茫茫人海里,他们却能遇上小松,也许这就是缘分,我们还是认命吧!阿劲的思绪又回到那年的那一天,阿芳当时把养母交给她写有生母电话号码的小纸条撕烂后丢进垃圾桶那情景……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父凭子贵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