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吧-经典好亚虎娱乐个人中心在线阅读:通州到五道口,是我们永远的距离

通州到五道口,是我们永远的距离

2018-04-06 20:15:50 作者:野君 阅读:载入中…

亚虎娱乐手机网页版_通州到五道口,是我们永远的距离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野君

  止转载

  李浩曾经在北京待过四年,有关他的北京故事,可以说是起于爱情,止于爱情虽然这样说,难免会有些浅薄,任何单纯只讲爱情的故事,都毫无意义但如果爱情是最能吸引人们眼球的话,那就姑且这样吧

  七年前,李浩从一所名不见经传大学毕业,然后只身跑到来北京希希是这篇小说的女主角,跟李浩同一天入职这所同样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同期还有那么几个人,但他们都无关痛痒

  公司在东二环的朝阳门,而李浩住在东六环的通州梨园他有考虑过租住在东四环青年路附近,但即使挑个老旧斑驳的红砖楼,两室合租,房租每月至少也要一千八而在通州,同样的两室合租,每月只需九百块

  从通州到东二环的公司,顺利的话,挤上一个半小时就可以,还能接受每天在地铁里的李浩,总会忍不住的幻想,行驶中的列车突然爆开,一个个乘客被炸飞在空中,然后缓慢地来个自由落体

  但即使这样,李浩也从没考虑过租住在靠近公司的地下室,他喜欢阳光洒在地砖上的温暖感李浩理解到,在大城市里,被阳光照耀也是要付出代价

  刚开始的一个月,李浩和希希没有过对话眼神的相接倒是有好几回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出现在公司以外,在北京海洋

  那天,李浩办理过暂住证后,闲着没事,就自个儿跑到海洋馆李浩的老家在内陆,远离海李浩没见过海,但他深知自己喜欢海,也喜欢鱼,任何的鱼所以趁着这天自己生日,来海洋馆看看,也算是能跟深海鱼一起庆祝一下

  李浩是在看海豚表演时,发现到希希的,她同样是一个人表演的剧院地方虽大,但游客不多,所以希希也很容易地发现到李浩确实,在海洋馆这种地方,一个人是很容易被察觉

  希希主动走近,坐在李浩的身旁你好微笑着说他拷贝出同样的微笑,回说:你好尴尬静默了一会儿

  你怎么也一个人来啊?她问

  李浩心里想,如果在一个北京人面前,说自己刚办完暂住证,没事做,所以来转转,这样会显得不太礼貌

  所以他说:嗯,我喜欢鱼,任何的鱼你呢?怎么也一个人来

  希希心想,如果跟一个刚认识的人,说自己因为失恋,而这里是她跟前任充满回忆的地方,这样会显得不太合适,而且矫情

  所以她说:嗯,我也喜欢鱼

  当然,在之后两人相恋的日子里,这些都成为了他们之间的玩笑话甜蜜的笑话

  海豚表演后,两人结伴同行

  他们来到鲨鱼馆,站在接近三层楼高的巨型水缸面前他和她一言不发,默默站着,安静地看着面前的上百条鲨鱼,在水里畅泳

  在这静默的五分钟里,没有尴尬与不安,他与她都知道,对方心有所思,脑有所想,默契地留给彼此一个思考空间

  我真想像他们一样李浩看着水缸里的鲨鱼说

  希希看着李浩,等待他接着往下说

  李浩转头看着她,说:可惜我连游泳也不会

  一瞬间,希希的笑声划破了水族馆

  希希看着眼前的水母,从粉色变成黄色,再变成蓝色前任说过,要在水族馆里偷一只水母送给她一个月前,希希在同样的这块地,看着水母,内心仍是一阵悸痛但现在,彻底不痛了

  失恋的半年里,希希去过大理,去过香格里拉,去过拉萨

  她在网上看见失恋的人都去大理,失意的人都去拉萨,所以屁颠颠地跟着做然而,并没什么卵用她在拉萨还是流泪,转经筒都快被转晕了,自己还在流泪

  她终于发现,都是骗人的玩意儿欺骗无知少女,欺骗伪文艺青年可能是当地旅游局设的局吧

  不管你去到天涯海角,哪怕上到海拔五千米,但也逃不过自己那颗不争气的心唯一能治疗方法,就是最老土的时间,等待时间过去,等待自己清醒

  半年过去,希希现在终于不痛了,她窃喜原来前任只值自己伤心半年她雀跃地嚷着要请李浩晚上吃饭,李浩心里想她一定很喜欢变色水母,喜欢到要请客吃饭

  晚上,李浩与希希来到簋(gu)街李浩说:来了北京快两个月,还是第一次来簋街

  她说自己在北京活了二十多年,也只来过两三次,而且自己住在东直门,走路也能到这里

  李浩说:那三里屯呢?

  她说:也不怎么去,这些地方都是游客去的吧

  他说:哦,原来这样子

  然而,之后的三个月,每到周末,希希都跟李浩跑北京的景点先是故宫圆明园,然后是南锣鼓巷国子监什刹海,接着是798王府井,再之后是八达岭长城,而在这之间,他们又去了一次海洋馆

  这天,他们来到了人烟罕至,没有公车直达的慕田峪长城李浩感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必需要表白,不然怕要到内蒙了

  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喜欢你

  哎呀妈!你终于肯说出口了!我都快要累死了!

  就这样,两人在慕田峪长城上,确定关系

  每对热恋的情侣背后,都有那么一两个人,会遭受到伤害,春雷就是那个受伤害的人

  春雷得悉希希恋爱后,有点伤心,但这种伤心是他习以为常的从初中起,春雷就喜欢希希,像被下了降头似的,不能自拔而希希一直也知道,这在两人之间不是什么秘密,但她只当春雷是好闺蜜

  春雷自懂性以来,看着希希身边的男朋友一个一个的上映落画,而自己是永恒观众流水男友,铁打的春雷,希希永远是爱豆

  李浩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说:他就是喜欢你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春雷

  啊,对,春雷他长得挺丑呢

  嗯是不好

  希希跟李浩说过春雷的事,她心痛春雷一直因为自己,而没谈过恋爱李浩说她们是青梅竹马,希希说他更像自己的家人

  三年后,李浩毅然离开了朝阳门的公司他一直觉得自己领导傻逼,有一天,李浩实在受不了,对领导冲口说了句相对婉转的话,你是白痴吧!

  你真是一个像猫的狮子座希希这样对李浩说

  李浩还是第一次,听这组合式的用语希希爱说他像猫,嘴巴小,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特像只猫咪

  希希也爱对李浩说:你真是特别的狮子座但现在猫跟狮子,组合在一起,还是比较新鲜

  李浩说打算朋友一起创业开发一个求职招聘的App,启动资金朋友己经找好,虽然不多,但总比打工听傻逼说话强但这样一来,原本计划搬去青年路的念头,只好暂时打消

  希希有点失望,但仍说好话,说支持

  李浩又说,等赚到一百万后就娶她,希希说:用不着那么多,领结婚证只要九块,十多年没涨价

  在这个失业的夜里,李浩对希希的欲望,像回到热恋期般他与她一整夜疯狂地做爱,整宿都是赤裸身子筋疲力竭的李浩,头枕在气喘吁吁的希希胸脯上,一呼一吸,一起一伏,李浩感到自己脑袋像大石般重

  有些事总无法躲避,李浩终于要与希希的母亲见面吃饭希希妈是个女强人,希希从小父母就离异,希希妈被逼着由家庭主妇变身成事业女性,独力将希希拉扯大

  饭桌上,希希妈和蔼可亲柔声细语,只是李浩显得有些拘谨不自在李浩还是首次面对女生家长

  一顿饭下来,只是闲话家常,李浩惟恐希希妈会细问工作事宜,幸好只是随便一提,没再深入晚饭过后,李浩大舒一口气,身子终于放轻松

  整个晚上,希希一直笑脸满挂,从餐桌街道上,始终美滋滋的希希开心自己最爱的男人,与自己最爱的母亲可以同桌吃饭,这真是无与伦比美好

  本文为通州到五道口,是我们永远的距离的前半部分,想看后文内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搜索通州到五道口,是我们永远的距离野君即可阅读!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